譬如有一首诗遗忘在梦中 清晨你在林中散步,把鸭子的叫声 列入让你欣喜的事物清单 一切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了 被你关上的门后,灰尘不再发光 无论你怎么努力 那些词语都像是重新滑回深水的鱼 你所写下的都是那首梦中之诗的影子 于是你继续散步,继续遇见 半生不熟的面孔,微笑,点头,打着招呼 仿佛你可以醒来,仿佛你一直坐在清晨的阳光中 有些茫然
她为我买来早晨的菱角 趁梦还喘息着伏在我身上 把它们全部煮熟,然后 用她嫩嫩的小牙把它们咬开 说老的比较好吃,很粉 我发现菱角有四只角 和牛脑袋一样,是公的 早上她就提到母菱角 是两只角的,我想像不出 浮萍般的叶子下面它们的样子 女人都划着木盆去采 这一点,她承认比不过自己的母亲 下午的菱角从稍远一点的池塘 由另一双南方女子的小手不停地递来 它们全是母的,而且 怎么说呢,样子和叉开腿的那个 一样,还是快别说这个了 它们摊在隔夜发潮的报纸上 很容易从中间咬开 我用早上吃剩的公菱角的硬 挖掘着母菱角的软 但总没有小时候挖得那么彻底 总会剩下一点顽固的内容 像我们体内一点点得意的脏
两堵墙争执了起来 它们最后低声地说:墙角见 在那里,两颗抵在一起的小脑袋下面 是揿亮了的打火机 火焰和污渍互换了身份 我们变得愤怒的爱沿着墙壁延伸 两根被描得越来越粗的箭头 至于墙角是直角还是斜角 墙体是木板还是砖头,厚度有多少 至于墙后面是谁,是什么东西 我们都没有在意 那以后,我频频地梦见童年 仿佛我们一直是兄妹 每逢淘气遭大人训斥 就一人站一个墙角,黑而笔直 当然,我想得最多的 还是高潮时你说的话: 我要爆发了,你把我堵在墙角了
《为美而死——艾米莉·迪金森名诗精选》 (I DIED for beauty——Emily Dickinson Selected Poems) 艾米莉·迪金森(Emily Dickinson,1830-1886),美国最富传奇性的抒情诗人。生前只发表了七首诗,诗作几乎全部在她死后才发表。生前自我幽闭,死后方始名声大噪。迪金森出生于律师家庭。青少年时代生活单调而平静。25岁起弃绝社交,闭门不出,在孤独中埋头写诗30年。她的诗用平凡亲切的语言描写了爱情、死亡和自然。她遗留下来的1775首诗歌和大量信件显示出她是一个多情而有才智的女性。她的精美技巧使她的诗歌、信件与生活都成了艺术。1870年后她在家只穿白色服装,很少会客。她被视为20世纪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和美国文学之父欧文、诗人惠特曼比肩。 本书精选其代表作150余首,英汉对照。分为“生活”、“自然”、“爱情”、“灵魂”、“时间与永恒”5辑。 译者简介:马永波,1964年生于黑龙江伊春,1986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同年起发表诗歌、评论及翻译作品共八百余万字。80年代末致力于英美现当代文学的翻译与研究,是大陆译介西方后现代主义诗歌的主要翻译家和研究者。在《世界文学》《当代外国文学》《文艺评论》《诗探索》《南方文坛》《北方论丛》《山花》等各级学术期刊和文学杂志发表论文若干篇。文艺学博士。学术方向:比较文学/西方文论/现代诗学。 主要出版著作:《以两种速度播放的夏天》《1940年后的美国诗歌》《1970年后的美国诗歌》《1950年后的美国诗歌》《英国当代诗选》《约翰·阿什贝利诗选》《为美而死——迪金森诗选》《诗人与画家》等30余部 联
昨天上午给西安交大校友方兴东电话,依然是温暖热情熟悉的声音,这位出版过诗集的博士诗人和我专业相同或相近,他还在IT业发展,而我已经彻底放弃了软件,转入了文学领域。在朋友这里再安个小家,玩玩儿,哈哈
 我已经在博客网落户了,欢迎你时常过来看看,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在这里记录我的工作也会记录我的心情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Ctrl+D),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我的博客地址:  http://myb0451.bokee.com

myb0451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